走近寿山石之瑰宝——田黄

}

榕城酷热难耐,周末受友人之约,驱车前往近郊北峰山区友人家乡寿山村避暑,山路高低起伏蜿蜒曲折,随着车轮辗转海拔逐渐升高,车载显示气温从42摄氏度降至29摄氏度,看路旁郁郁葱葱的树木和竹林,树叶在阳光直射下依然摇曳着光芒,心情也变得愉悦轻松起来。

到达村口,友人陈基已在路边等候。穿过小道,走进一座大院子,在一间茶室坐下,将泡好的茶一饮而尽。此时真正感觉离开了空调的房间的舒适感,虽临近中午,户外蓝天下阳光强烈,室内只吹着电风扇,已没有冒汗的感觉了。

草木茂盛,风景如画的寿山村是一块福地,是寿山石的故乡,周边山山出石,而只有寿山村中的寿山溪和田地是寿山石之瑰宝–田黄石的原产地。

一边饮茶,一边听友人讲寿山石文化和田黄石故事。陈基出生于此,成长于此,自小玩泥巴,痴迷田黄,对村中哪块田出产了什么样的田黄石一清二楚,练就了一双看田黄石的“火眼金睛”,聊天间隙,即收到同行要其看石的电话。其祖父是寿山石著名开石匠人陈元和,曾拥有自己的矿洞“元和洞”,有采到寿山石原石者没把握的,均要找其开石。

寿山村及其周边是国石之一寿山石的唯一产地。寿山石品目繁多、质地脂润、色彩斑澜、纹理奇特、晶莹剔透、造型多姿,更因其独特的雕刻艺术,形成了独特的寿山石文化,成为闽都文化品牌之一。

而寿山村中的寿山溪,更是产出了“石帝”-田黄石。田黄石独产于寿山溪及其周边田地、无根无璞,无脉可寻,产量稀少。石性“细、结、润、腻、温、凝”,石貌“高雅端庄”,石色“雍贵华丽”,深得帝王贵胄青睐,和文人墨客趋之。皇帝用之以玉玺,文人推之以印章。田黄石自明朝末年被发现后至今形成的田黄石鉴藏文化,经久不衰。清朝自康熙帝始,因田黄石的帝王之色,自然成为皇家玺印的首选。据说雍正帝的200多美枚寿山石印章中有相当多是田黄石,而乾隆帝则是田黄石的超级粉丝,最著名的就是他的“田黄三链章”,传说乾隆用田黄石祭天地求“福寿田丰”,今天的爱石人,干脆称田黄石为“福寿田”。

寿山石品种繁多,品相不一,有三大类(田坑、水坑、山坑)165个品种,田黄石产于田坑,因其极其稀有又天然而成,成为寿山石中的极品,被称为“石帝”,“一两田黄三两金”,其自然润度,犹如上油一般,石质极嫩,有萝卜纹(也可称萝卜丝),即使或有红格和裂纹,也不影响其珍贵。龚纶(1902-1965年)在《寿山石谱》说“田石所产地,散在寿山乡一带水田底古砂层上。然非凡属寿山乡之田,皆出田石也”,特指出田黄石无根而璞,极为难寻,按其出产地可分为,溪坂独石、上坂田石、中坂田石、下坂田石、碓下坂田石、搁溜田石。并提出田黄石标准“凡石之材,以方、高、大为贵;石之质,以净、腻、莹为美”。

田黄石的天生丽质和高贵之色,成就了他的帝王印玺之旅,成为田黄石文化中的经典佳话。田黄石的美,催生了田黄石的鉴藏文化,也造就了它的社会经济价值,涌现了众多的田黄石雕刻艺术名家,创作出很多田黄石艺术作品,让普通民众也能近距离一睹芳容,甚至收入囊中。

因市场需求,石农开采田黄石已至资源面临枯竭,如今未开发的田黄石产地只余2亩,作为生态资源保护的一部分,禁止开采。

众多爱石人包括石农、雕刻艺术家、收藏家、学者以及政府有关机构等对田黄石的鉴藏文化和研究依然广泛和深入。

陈基说希望将来会在家乡田黄之乡寿山村建造一座田黄石博物馆,继续传播田黄文化,痴迷而努力的他已收集不少田黄作品,且有自己的工作室和展馆。众多爱石人的田黄情怀,良性且积极有序的研究定然让田黄石文化更加源远流长。中国寿山石馆于2002年在寿山村建成,展出了众多寿山石雕作品,镇馆之宝之一也即为一枚田黄石。此前也曾经参观过,那些橱窗里价值连城的艺术精品,隔着玻璃,曾让我觉得难以靠近。据说,田黄石也讲究缘分,兜兜转转终会到达爱石人手中。今天,似乎走近了一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