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奇迹的时刻!安思远旧藏碑帖近2亿成交时隔22年的风云际会下次再见不知是何时~

}

原标题:见证奇迹的时刻!安思远旧藏碑帖近2亿成交,时隔22年的风云际会,下次再见不知是何时~

昨晚,首次放在嘉德夜场举行的古籍善本专场,《安思远旧藏善本碑帖十一种》以1.926亿成交,创下了有史以来碑帖拍卖的世界纪录!其实在得知这个消息时,并没有感到特别震惊,我更认为是实至名归,因为这些碑帖值这个价。

同比爆出天价的近现代书画,我觉得碑帖这个价值更趋理性,甚至还有些本末倒置。乾嘉学派自创立以来,文人收藏首推金石碑版,即使退国,这些碑帖的价值也要远远凌驾于书画之上。

当年在罗振玉卖给日本人的目录里,标注唐伯虎的画200大洋,沈周的画300大洋,而一本宋拓的《狄梁公》则要3000大洋,可见那时文人对于价值的衡量标准与今人是完全不同的。

一个民族有多伟大,那么就要看他的文字。很多民族的文字已经灭亡了,而我们的汉字延续了几千年,你说这能是用价值来衡量的么?

回过头来说说安氏的碑帖收藏。安氏收藏碑拓的起点大约在上世纪80年代末期,源自他的中国助手吴尔鹿先生。当时吴先生买了一本《晋唐小楷》的本子,恰巧被安思远撞见,安思远就问他为什么要买这个本子?

吴先生的回答则触动了安思远,他说中国的读书人从小就要写字、临帖,只有字写好了才能走科举之路,写字是第一步,是最为关键的,自此便敲开了安思远收藏碑帖的大门。安思远收藏这些拓本的节点是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期,国内收藏金石碑帖的风气还未兴起,对于碑帖的研究几乎是一片空白。

此次上拍的碑帖为同一标的物,正是源自安思远先生那个时期的收藏,共有宋拓本7种,元明间拓本1种,明拓本3种。其来源主要有二:其一为香港收藏家群玉堂主人李启严,其二为晚清金石大家端方旧藏。这批碑帖于1989-1995年在纽约被打散拍卖,后辗转来到安氏手中,已经是价格不菲。

这批碑帖大部分都被收录到启功先生的《中国法帖全集》,涵盖了从先秦到南宋时期最具代表性的书法艺术。上一次集体亮相还要追溯至1996年故宫举办的那场碑拓展览,距今时拍卖已过去了二十二载。现今它们的原石或因损毁荡然无存,或因年代久远漫漶不清,或已成为各大馆藏翘楚,今时通过这些年代较高的版本,可以还原文字最初的历史风貌,感受文字带给我们的视觉震撼!

《十七帖》又称《弘文馆帖》,是王羲之草书代表作之一。内容据王羲之与益州刺史周抚书札,汇刻成帖。该帖名曰「十七」,指代的是汇帖第一封信札首行「十七日先书」句,故而得名。

《十七帖》墨迹早已散轶,自唐代勒石上帖后,名家广为临习,历经翻刻流传繁多,当中以唐弘文馆本系统为最佳者。其特征为文末有一大「勅」字,下刻「付直弘文馆臣解无畏充馆本臣褚遂良校无失」,俗称馆本。因原本未见流传,而后世流传版本多据此本摹刻,所以较为真实地再现了《十七帖》原卷风貌。

馆本体系中又以安思远旧藏文征明朱释本而冠绝,文征明为其朱笔跋文:“此帖自唐宋以来不下数种,而肥瘦不同,多失右军矩度,惟此本神骨清劲,绳墨中自有逸趣,允称书家之祖。晋人笔法尽备是矣。”可见对此本推崇备至。

一眼望去,光是这满满的弹幕,就彰显着它非凡的身份。此次上拍的《群玉堂帖》为第四卷《千字文》本全卷,唐怀素书,宋拓本。《群玉堂帖》原为南宋韩侘胄以家藏墨迹编次刻成,名《阅古堂帖》,全帖计十卷。开禧末韩氏籍没,原石没入内府,嘉定元年(1208)改名为《群玉堂帖》。

此拓原石佚失,目前仅见第二、六、七、八、十卷孤本存世,多为残本,仅有第四卷即本册《怀素千字文》为全卷。从拓本鉴藏章可知,此本先后经文征明、文彭、项元汴等名家递藏。此本1992年于纽约佳士得上拍,被安氏以重金购得。

此册内收魏、晋、唐小楷七种,皆为宋拓。后代多以此刻翻摹,见《宋星凤楼帖》《伪绛帖》中存。宋刻小楷以清李宗瀚藏越州石氏本为最,此七种中最为珍重者当为魏钟繇《宣示表》,即先贤所谓最佳刻本。此册有宋印及项子京收藏印多方,可能为项元汴所集或后人在项子京基础上补充者。入清又经翁同龢题跋,后见于1989年美国纽约苏富比拍卖会,安思远以43000美元所得。

明拓中「天发神谶」尤为精彩,此碑又称《天玺纪功碑》,吴天玺元年(276)立,宋时已断为三段,石原在江苏江宁县天禧寺,后移置县学尊经阁。嘉庆十年(1805)三月毁于火,原石拓本极稀见。《天发神谶碑》以方笔入篆,这在中国书学史上独一无二。张廷济称之为「雄奇变化,沉着痛快,如折古刀,如断古钗,为两汉以来不可无一,不能有二之第一佳迹」,历来颇受书家珍爱。此本中「敷垂」二字略损,却仍清晰可辨,故为明拓本。

此本中不乏有李文田、翁方纲、张开福等名家题跋,原为清周亮工旧藏,之后相继为曹仲景、张燕昌、刘燕庭、宗湘文所有,民国间归于谭敬,后又归于李启严所藏,此本安思远先生于1992年得自纽约佳士得拍卖。

以上管中窥豹的选取了几件安思远先生旧藏碑帖。昨晚近2亿元的成交算是对安思远先生小小的告慰,时隔22年的风云际会,也早已物是人非,终究还是伟大的藏品在收藏藏家。欣喜,为了这22年一次的风云际会;伤感,殊不知下次再见又会是何时?但是,回归金石考据之风的时代,或许并不遥远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