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玉器发展得益于爱玉皇帝乾隆

}

历代玉器曾有过三次耀眼亮点:春秋、西汉和乾隆时期,不同时代、不同特色,都留下了丰富的玉文化遗产。

清乾隆皇帝在位六十余年,期间更是创造了新的光辉,“乾隆工”也成为这一时期精美玉器的代名词。“乾隆工”鲜明的时代特征,使玉雕的形式美有了新的拓展和提升,大型玉山子、仿古器皿、痕都斯坦薄胎、题字落款以及各种新题材、新器形和新材质均有涌现,形成繁花盛开的大好局面,是历代三个亮点中最为辉煌的,这与爱玉皇帝密切相关。

这一时期的宫廷玉器给人留下深刻印象,除了材美工巧,可颂扬的还在于创新意识:宫廷画家参与了玉雕创作设计,意大利画家郎世宁的有些画稿也被琢成玉器。

收藏、玩赏玉器是乾隆的一大爱好,虽然宫中造办处设有玉作坊,还不尽意,又增设“如意馆”,供优良玉匠(主要从苏州招来的)琢玉。珍稀玉雕《三希堂玉册》就琢于如意馆内,此件玉册是专调苏州玉匠朱时云进京所刻,历时一年有余。后来朱时云不习惯宫中生活,托病回苏。

乾隆爱玉富有雅趣,尤对古器赏识有加,作为古玉考古鉴定专家的皇帝在历朝历代中绝无仅有。他和最为亲信的苏州玉工姚宗仁“常以艺事咨之,辄有近理之谈。”据史料说,有一次乾隆看到一件“玉杯”,很是喜欢,以为是古器,特地召来姚宗仁辨别。姚宗仁看后说:“嘻!小人之祖所为也,世其显,故识之。”原来这件“玉盃”就是姚家祖上所琢制,他之前看到过,故能辨别。乾隆闻之,尤为惊叹。

乾隆喜欢作诗赞玉,史上鲜有。据记载,他一生所作咏玉诗多达七百余首,数量惊人,尽管诗作比较平庸,但爱玉之情溢于言表。他对苏州琢玉技艺了解甚多,曾作御诗:“专诸巷亦出妙手。”

清玉雕器皿讲究“形制古雅”,将青铜彝器的精良结合传统玉雕工艺的特色,便有了新的“仿古之作”,开创了玉雕炉瓶新特色,呈现出许多造型端庄、刻工精美的新颖之作,并特别琢有“乾隆仿古”年款刻印,成为这一时期独有特征。

痕都斯坦玉器吸收了印度和波斯的玉器制作风格,并加以改良和提高。乾隆对此有评语“不宝非求彼,频来却惭吾”,可见他对“洋为中用”与“古为今用”有同样的认识。传统的发展离不开时代的创意。

皇帝印章称“玺”。秦汉以降,封建王朝统治者把玉玺作为皇权思想的主要表现形式和权力象征。乾隆时期琢制的玉玺数量最大且雕工精致,所用玉材也更为讲究。玉玺均在宫中玉作坊琢制,其上均盘云龙,意喻“真龙天子”。史料记载:乾隆拥有“二十五方玉玺”,尚有其它不同用途的诸多玉印。

成就卓越的清代玉器具有里程碑的重要意义,为玉雕新的形式美打开了广阔空间。乾隆作为主要推手,以个人审美观影响了玉雕未来的发展,体现出“新中有古,流中有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